图片描述了一名男子通过比特币来洗钱的场景 / 图片来源 ©FT

加密货币帝国的动荡,背后庞大犯罪网络之覆灭

加密货币浮沉录 Nov 26, 2023
此为 《Web3.0 构造怎样的一个网络世界》系列第二篇,这篇文章将会为读者解答美国司法部为何秘密调查及起诉币安,币安在犯罪分子洗钱环节中又充当了什么角色

上一篇文章内容提到在 2022 年 10 月的时候,CoinDesk 指出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FTX 创始人 SBF(Sam Bankman- Fried)名下另一家公司 Alameda Research 抵押资产太高(挪用 FTX 的资产 FTT),公司资产资不抵债。这篇报道加速 FTX 的原生加密货币 FTT 之崩盘,11 月 11 日,FTX 宣布破产,创始人 SBF 携款潜逃到巴哈马。不久,美国司法部介入调查并指控 SBF 窃取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客户资金,同时还误导投资者和贷款机构。12 月 12 日,SBF 在巴哈马被抓捕并引渡回美国,2023 年 11 月 2 日,SBF 被纽约陪审团判定有罪,宣判日期定在 2024 年 3 月 28 日,SBF 将面临数十年的监禁。加密圈的“动荡”并非到此止步,它所展示的更像是一场风暴的“风眼”。在 FTX 事件发生的同一时间点上,多家媒体报道,美国司法部门或因反洗钱法正准备起诉赵长鹏(CZ),他是另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(Binance)的创始人。

1 / 加密货币帝国的崛起

如果你关注加密圈,那么就会发现,全球排入前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(创始人)几乎都是华人,币安(Binance)的创始人赵长鹏也不例外,因为出生的年代正值六四事件爆发,全家便移民加拿大,当时赵长鹏(CZ)年仅 11 岁。在此后的日子里,赵长鹏一直在加拿大生活,直至大学毕业后,他先后来到东证所(TSE)、彭博社(Bloomberg)负责软件开发。2005 年,赵长鹏来到上海创业,但此次创业并不是很成功。时间很快就来到了 2014 年,当时,以太坊(Ethereum)创始人之一的维塔利克 · 布特林(Vitalik Buterin)在深圳布道,也是在这一年,赵长鹏转战加密圈,加入由徐明星创办的 OKCoin 团队。

后来,赵长鹏和徐明星两人的关系闹翻。2017 年,赵长鹏选择“自立门户”,创办了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,在此之前,OKcoin、BTCC、火币已经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。但赵长鹏很幸运,那一年,加密货币正值狂热潮,比特币病毒(勒索病毒 WannaCry)在全球的电脑上“肆虐”,比特币(BTC)的价格也因此升值到癫狂状态,最高位价突破 2 万美元($20,089.00)。第二年,赵长鹏登上了福布斯(Forbes)杂志 封面 ,有趣的是 FTX 的创始人 Sam Bankman-Fried 也曾登上过福布斯杂志封面。

幸运的同时伴随着厄运,2017 年 9 月的时候,中国政府按下加密货币的暂停键,中国唯一的反洗钱部门央行联合中央网信办、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十部门发布《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》,下令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,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,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。这也意味着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将无法中国境内继续运营。

一座挂有币安招牌的办公大厦 / 图片来源 © ANTON ZUBCHEVSKYI / ALAMY

赵长鹏便开始游走海外,成了一位“流亡商人”,前后辗转日本、英国、美国、新加坡,但这些国家在没多久均对币安下达了“逐客令”,这些国家都要求币安要有一个总部所在地,但币安没有,赵长鹏对此解释为币安“去中心化办公”。尽管币安现在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,但在中国、日本、美国、欧盟、英国等国家和地区均未获得合法的牌照。不过好在赵长鹏很有毅力和智慧,他很快盯上了一些“小国”,或许是这些“小国”更容易被利益之诱惑和捆绑,在陆续的合作名单中,有乌干达、百慕大、马耳他、泽西岛、阿联酋、迪拜、越南等国家。币安的加密货币帝国就此完成了它的基建。

币安在退出中国市场后,和火币、欧易等交易平台一样,都未“放弃”中国境内用户,截止本文发稿,中国用户依然可以使用内地身份证和手机号来注册币安,但由于域名被防火长城屏蔽,故中国用户需翻墙才能完成注册(网页端)。对于美国用户,币安同样使用类似的手法来协助他们完成注册和使用。也正是这项举止,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(CFTC)盯上了赵长鹏,而在另一边,财政部(U.S. Treasury)辖下的金融犯罪执法局(FinCEN)也因一起联合摧毁行动早早关注到赵长鹏。

2 / 反洗钱部门的狙击

美国境内,有五个独立部门负责金融监管,分别是财政部(U.S. Treasury)、美联储(Fed)、证监会(SEC)、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(CFTC)、司法部(DOJ)。它们各自具有调查不同类型洗钱行为的权力。

在位于美国东部地区的西弗吉尼亚州辖下有一个市,它与奥地利的首都同名,也叫维也纳,在维也纳市链桥路 2070 号,这里是金融犯罪执法局(FinCEN)的办公地址,它隶属于美国财政部(U.S. Treasury),是其下属的一个部门。它和司法部(DOJ)辖下的联邦调查局(FBI)一样有职权调查金融犯罪。前者的主要职责为负责收集和分析有关可疑金融活动的信息,以打击美国境内和国际上的洗钱、恐怖主义融资和其他金融犯罪行为。金融犯罪执法局会将收集的可疑报告整理为金融犯罪执法局文件(FinCEN Files),这份文件曾在 2019 年的时候泄露,之后被 BuzzFeed News 截获,共享给了国际调查记者同盟(ICIJ)。

FTX 倒闭之后,加密货币的拥趸转向全球第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,币安成为最大的“获利者”,但其实在这个时间点上,币安也面临“困境”。事件进入大众眼帘是在 2022 年 11月 12 日伊始,当时,有多家媒体报道,美国司法部门或因反洗钱法正准备起诉赵长鹏,但直到 2022 年结束了,该起诉也一直迟迟未有法律层面上的推进,这是因为在调查结果上,负责该案的检察官存在分歧意见,其中一方认为目前已经掌握足够的证据,而另一方则认为需要进一步收集更多的证据,故在起诉上一直未有推进,但媒体已经从美国官僚那里得知了此次的调查。针对该调查的报道,赵长鹏则是拒不承认,称媒体有关美国司法部考虑对其提出洗钱指控的报道不实。此时,赵长鹏身处阿联酋,即便检察官能够定罪,介于两国之间没有引渡法,无法跨国抓捕赵长鹏。

Tags

影子

我是影子,写作范围是媒体环境与互联网舆论的观察,偶尔也会写一些泛金融的内容